柳道子🇪🇸

一个对于cp没墙的人
家教骸大人|黑塔东尼儿|演艺圈胡老大|西语歌手巴巴罗

【朝耀】我和我含蓄的东方情人的万圣夜

给 @晏清阙 晏晏的生贺,答应她一年多的朝耀(伪)国设。其实本来结尾是想写车的,然后因为时间来不及就拉灯了哈哈哈。
生日快乐,小可爱。
————正文————
“王耀先生,欢迎来到伦敦,万圣节的伦敦。”当坐了将近十小时飞机的王耀在接机大厅看到微笑恭候的亚瑟·æŸ¯å…‹å…°æ—¶ï¼Œå¿ƒé‡Œæ²¡ç”±æ¥çš„烦躁。
“哦,得了吧柯克兰先生,你知道我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这样一个无聊的小孩子节日。”
“我当然知道,宝贝儿,你是为了我。”亚瑟也不恼,一手接过王耀手中并不算大的皮箱,一手顺势环住了王耀的腰,侧头在恋人微红的脸上轻啄一下。
“啧。”
————
“今天就住我那里吧,不过我估计你也不会提前预订酒店的。”
“回去你先休息一下,我给你准备一份爱的晚餐。”
“晚上晚点儿有一个小小的万圣节派对,当然不会有阿尔弗雷德家的那么夸张,可能王子和公主也会去,亲爱的你要不要一起去玩玩儿?”
“今天万圣夜,你要扮成什么?我打算扮成疯帽子,耀你来做我的爱丽丝怎么样?”
王耀感觉今天的亚瑟有点儿不一样,不,是非常不一样。从早上下飞机到现在去伦敦市区的车里,他一直感觉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没长胡子做饭难吃的粗眉毛弗朗西斯,一个天生浪漫的英国人?哦,天那,这简直是比上帝和阎王亲嘴儿还要离奇。所以,王耀决定留意一下,自己之前说话别扭,时不时脸红的小男朋友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不过在调查这个之前,还是先想办法怎样让亚瑟打消给他做“爱的晚餐”的念头。
————
《如何与含蓄的东方人调情的一百种方法》——F.B,被藏在南瓜灯里的法国著作。
“在他们面前时刻保持笑容,他们对笑着的人有着奇特的包容度。”
“当你的东方情人不耐烦时,一个不算过分的亲吻会化解这个问题。”
“在话语间时刻却看似无意地提到TA,他们喜欢并享受这种日常被关心的感觉。”
“带着TA去你熟悉的地方,最好是你的家,这样会让TA觉得你已经全方面地接受了TA。”
“东方人喜欢在饭桌上谈感情,一顿美妙的午餐或晚餐会让你事半功倍。”
“东方人的酒量普遍不高,想办法灌醉他们你能够知道他们含蓄的外表下真实的想法,有时候你或许还能拥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
弗朗西斯能写出这种东西王耀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亚瑟明显按照这本书上所说的去做了,包括现在厨房里即将诞生的“爱的晚餐”。
王耀觉得自己需要做点儿什么来阻止即将到来的惨剧的发生,同时在心里给弗朗西斯狠狠地记了一笔。
————
“亚瑟,我来吧。”王耀从身后抱住亚瑟的腰,感受到身前人身子一僵,心想:你再装。“你去外面布置一下,等会儿孩子们要来要糖果了,你也把你的疯帽子装换上去。”
“可是,耀你不去休息一……啊!”当亚瑟回过头想要表达一下自己对王耀的关心时,一顶白色高帽就贴在了他的脸上,上书“一见生财”四个字,下面一张惨白的脸加上全白的衣服,只有间或吐出来的长舌头是鲜红色的。
“哈哈哈吓到了吧,黑白无常,来勾你的魂魄了。”
“耀,不要做这种恶作剧的好吗?”亚瑟有气无力的说着,听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拜托,亲爱的,今天可是万圣节啊,就算是无聊的小孩子节日,也要认真对待的。”王耀没脸没皮地说着,顺便把人推出了厨房。
大危机解决,王耀心想。
————
“呐,我说吸血鬼先生,你为什么不扮成你之前所说的疯帽子呢?”王耀在餐桌前看到这位尖牙红眼大斗篷的“吸血鬼”发出如此疑问。
“因为疯帽子的妆太难画了,我怕会错过你美味的饭菜。而且没有你的爱丽丝,我这个疯帽子还有什么意义?”吸血鬼先生对着面前的白无常深情地说到。
王耀心里一颤,连带着白无常的大红舌也抖了抖,不情愿地承认自己似乎被这样的亚瑟撩到了。
“耀,我开了瓶好酒,这样才能配得上你做的菜。”看着倒酒的亚瑟,王耀突然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屋内只有南瓜灯与餐桌上蜡烛提供着昏黄又摇曳的光线,荷尔蒙在酒精与环境的催促下慢慢扩散,挑逗着餐桌旁蠢蠢欲动的二人。突然,亚瑟从椅子上站起来,绕过餐桌,走到王耀的身前抬起王耀的下巴附身吻了下去,唇齿交融,性欲奋起。两人就搂搂抱抱,亲亲吻吻从餐桌滚到了床上。亚瑟脱掉自己的斗篷和王耀的帽子,手附上王耀那看似非常好拆的古装腰带。
“耀……”
“砰砰砰!砰砰砰!”
“shit!一定是那群小鬼来要糖了。耀你等一下,这群小鬼!”
————
“刚刚那位吸血鬼先生真的好吓人啊,感觉真的要吸我的血一样。”
“嗯,我感觉这是今天最可怕的装扮了,好酷!”
“不过吸血鬼先生没有穿吸血鬼的斗篷啊……”
亚瑟总不能在万圣节跟孩子们生气,更何况还是自己家的孩子,闷闷地回到了屋里,并锁上了门。
————
“柯克兰先生,要尝试一下跟你的含蓄(重音)的东方情人(重音)度过一个美妙的万圣夜吗?”
“唔,耀,那本书是胡子混蛋强塞给我的,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到了南瓜灯里。”
终于看到了平时的亚瑟,王耀心情愉悦,甚至轻笑出了声。伸手揽上了亚瑟的脖子,唇齿再次交融,二人的心也再次相同。
这注定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
“耀,我爱你。”
“我知道。”
“耀,我爱你。”
“我知道。”
“耀,我爱你。”
“我也爱你。”
————
几天之后,弗朗西斯在巴黎收到了来自北京的国际包裹,心情愉悦的他打开加急加快的快递盒子,得到的却是亚瑟做的万圣节南瓜派。
“感谢波诺弗瓦先生的著作。——你的,王耀”
——end——
我这次又小机灵鬼儿了一把,没想到晏晏的生日会和好茶日离这么近,还赶上万圣节哈哈哈
我知道写的不怎么的,请见谅。鞠躬

沢田纲吉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或者因为什么事情确定了自己喜欢上了六道骸的这个事实,但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心中那份甜美的味道,身体就像是炎热的夏天喝了一瓶冰镇汽水一样舒适。这种味道让沢田纲吉四肢发软,喘不上气,却就此沉沦。
多年以后,就在沢田纲吉快要忘记这种味道的时候,它又突然出现,出现在了那个在ICU昏迷整整七天的男人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身体里突然有什么东西火山喷发似的出现了,熟悉却比之前的更为强烈,沢田纲吉又感觉到了自己四肢发软,呼吸困难,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催促着自己做些什么,却被陆续冲进来的医护人员打断。
当天夜里,在沢田纲吉获得医生批准进入ICU并拉着六道骸的手睡着的时候,他是多么感谢上天给了他这一辈子最好的生日礼物。
我们彼此爱得疯狂。
哈哈哈,既可以做BOSS迟到的生贺,又可以做秋子姐的生贺,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ヾ(✿゚▽゚)ノ @杨北秋
我一向是个烂人,也一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我有罪,生贺实在是写不完了。
感觉会被某个人打死的〒▽〒

拿个字挡一下吧……

身为一个家教党的辛酸与无奈,但还是要笑着去面对(笑π_π